地址:北京市中央人民大会堂

电话:

邮箱:

新闻资讯
原体操运动员桑兰与男友不得不说的故事
2018-02-24

  企业级容器云平台和解决方案提供商 DaoCloud 完成千万美元A轮融资,由阿里首任 CTO吴炯创立的风和投资领投,天使轮投资机构光速安振跟投。DaoCloud 产品线涵盖互联网运营全生命周期,并提供公有云、混合云和私有云等多种交付方式。

  首页封面故事社会经济文化专栏听周刊新知爱乐商城往期杂志时尚订阅电子阅读

  分开后的刘涛单身几年之后一直留在娱乐圈发展,后来也遇到了当初的北京富豪王珂,两人一见钟情短短时间相恋再到闪婚惊呆不少网友,婚礼场面举行相当隆重,当初整个北京都知道这场婚礼存在过;虽然当初有很多人不看好他们这一对,但婚后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自己。

  一个多月前,桑兰在博客中写道:“今天是我受伤12周年的日子,12年前我因赛场意外事故在纽约受伤,那一天是我最痛苦的日子。今天BF帮我做好了长寿面,我也上来冒个泡纪念一下。日子过得很快12年了我也长大、成熟了许多。”桑兰提到的“意外事故”,本是她生命中最痛苦的回忆,但因为出现了“BF”,她的字里行间又有了一丝甜蜜。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时光转瞬即逝,当我们结束了大四第一学期实习任务,返回课堂的时候,心中充满了感慨。回想这三年半的往事,嘴角就会泛起沉沉的憨笑……

  当然,体操是唐国忠永远的梦,但这并不妨碍唐国忠对其他体育事业的热爱。虽然他不能站立,虽然他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到室外活动,但只要唐国忠知道有体育节目他就一定要收看,而且收看后还要写一点感想。听唐国忠谈足球、谈乒乓球、谈奥运会,都给人以专家论门道的感觉,唐国忠的见识非常广博,在家里坚持看电视、读报纸的他对外界的变化一点也不陌生。

  8月22日晚9时许,桑兰的经纪人黄健来接我们,车上坐着桑兰。听说我们来自上海,桑兰和我们说起了宁波腔的上海话,她开心地告诉记者:“下午和黄健一起去北京灵山玩,在农场里带回了好多刚摘下来的瓜果蔬菜。”看得出来,桑兰非常热爱生活,与她聊天,你不由就会被她那种乐观的情绪所感染。桑兰说,她爱跟朋友聊天,喜欢跟朋友去KTV唱歌。她爱逛街,还会用手背关节发手机短信,打手机游戏。

  汽车在枫涟山庄一幢楼前停下,黄健把桑兰抱到了轮椅上,推着轮椅和我们走进了电梯。刚进家门,一条金毛巡回猎犬扑到了桑兰面前和她亲热。黄健说:“这条狗叫小美,每天等着桑兰回来,桑兰不睡它也不睡,桑兰不起床,它就不吃饭。”

  黄健给桑兰换了件上衣,又给大家倒了水。灯光下,忙了一天的桑兰脸色略显苍白,因为要拍照,黄健在桑兰的脸上涂起了胭脂,又帮她抹了口红,桑兰的脸庞顿时红润起来。目睹这一幕,记者的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像天使一样美丽的桑兰,如今已经找到属于自己的爱情。

  3年前有人曾问过桑兰:有没有找到白马王子?那时桑兰曾经感慨地说:“我希望和所有人一样,能够找到一个真心相爱的人,但我又感觉很无奈,有时甚至很灰心。对任何人来说,家庭是人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父母不可能照顾你一辈子,我希望有一个温暖的家,享受天伦之乐,带着自己的孩子、自己的狗,生活得很幸福。可我这个样子,谁愿意接受我呢?”其实那个时候,爱情的种子已经在她的心中萌发。作为桑兰的经纪人,黄健亲眼见证了这位“轮椅天使”的美丽,同时也被她特有的坚强深深地感动和征服。

  拉勾网获2.2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本次融资由弘道资本领投,启明创投、荣超投资等跟投。这笔融资将用于产品和技术研发,连接人与企业,提供更多元的人力资源服务。拉勾网2013年7月成立,2015下半年开始试水商业化,收入7000万元,拉勾网预计2016年收入会有2亿元。

  等我们坐定,唐国忠双手撑着架子,依靠手臂的力量移动着架子,一步步地走到了椅子前。将木架下端的一根连接杆扳下来,唐国忠从该处挪出身子,坐到了椅子上。几个动作非常连贯,但留意观察的我们还是看到,在他每次移动木架的时候,是那样地吃力。坐定后,还略微急促地喘着气。一阵寒暄过后,唐国忠向我们叙说着四十年里的一幕又一幕。

  李天金是河南温县陈家沟(那里被认为是太极发祥地)人,秸秆一堆,就是天然的擂台,孩子王都是打出来。李天金家有五兄弟,他是老幺,是最能打的一个。8岁始练太极。之后一路“征战”到邻村,被另外两小子轻易打败。而那两小子,就是王西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陈式太极拳传承人)的儿子。

  黄健6岁开始练击剑,在人大附中上中学时入选北京市击剑运动队。黄健告诉记者:“1997年我正式从北京队退役,通过考试成了一名职业经纪人。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我认识了桑兰,并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夕成为了桑兰的经纪人。”一晃10年过去了。10年里,他一直陪伴着桑兰,几乎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他在操办。“桑兰是个大孩子,我以前是个急性子,现在脾气也被磨没了。”

  在黄健眼里,桑兰比很多肢体健康的人活得更充实、更有价值,尤其是她的精神让人无比敬佩。“桑兰可以整整两个小时一动不动为自己化妆,让人看到她漂亮的一面。她的手指不灵活,打开口红很吃力,她愣是自己用牙咬开,口红上全是她的牙印。”黄健赞叹,“我们都当过运动员,但像桑兰这样的运动员是很少见的,她的意志品质太顽强了!桑兰到北大读书,看了她抄的笔记我都不敢相信,厚厚的一本又一本,那么小的字,工工整整,一丝不苟。我问她这是你写的吗?她觉得很奇怪当然啦!她就是这样硬把学位攻克下来的。”

  在桑兰眼里,黄健则早已经成为她心中、生活里最重要的朋友。“太感谢他了,尤其是在爸爸妈妈离开北京后,完全是他在照顾我。”桑兰似乎刻意回避用“男友”这个称谓,谈及爱情这个话题时,自始至终她都显得低调而谨慎。

  刘涛是在看房子的时候与李玮珉相识的,那时候的刘涛刚从学校毕业不久,心高气傲的刘涛一直比较欣赏有智慧的男人,与李玮珉认识之后,很快便被他的才华所吸引了,于是速速坠入了爱河,那时候的刘涛没有什么名气,李玮珉对她很爱惜,给了她不少的帮助。

  倒是黄健很看得开,他告诉《新民周刊》:“在国外,我看到很多伤残人士和身体健全人士的结合,他们之间的那种情感和爱意,太震撼人心、太让人羡慕了。事实证明,这样的婚姻一样幸福”

  桑兰过去跟澳门歌手黄伟麟有过绯闻,但被她坚决否认了。我们在采访中终于证实,桑兰博客的“BF”正是经纪人黄健。刚过而立之年的黄健与桑兰朝夕相处,彼此信任,相互鼓励,无话不谈。黄健具有敏锐的商业头脑,出于黄健的建议,几年前,桑兰在北京望京附近的季景沁园买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那时房价只有几千元一平方米,如今已高达两万多元了。两间朝南的卧室阳光充足,室内装修都是黄健帮她搞的“无障碍设计”门都比一般的宽,去掉了不必要的门槛,所有的开关都安装得比常规要低,桑兰坐在轮椅上都能够得着。每一个细节都方便桑兰的起居,令她独立生活的愿望成为现实。

  这种情况一直到1971年结束,由于体工队的训练场地要改建电视台,体工队就全部搬到了现在的上海体院内。唐国忠最先住在3号楼,没多久就搬到4号楼,在上海体院的4号楼里唐国忠一住就是11年。

  在桑兰无意间透露出自己有“BF”时,不少网友善意地提醒她:“一定要认清BF的真面目,看他是爱你还是爱钱。”桑兰对此苦笑不已。这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并没有很多钱,另一方面是因为黄健比她更有钱。打个比喻,桑兰算是普通白领的话,那么黄健至少是“超级金领”。

  桑兰说:“1998年在美国举办的友好运动会上,我意外受伤。这个运动会的保险是1000万美元。但那1000万美元只能用在和我的脊髓损伤有关的治疗、康复上,而且只有我在美国时才付账,来回路费全要我自己解决。”当年桑兰受伤后,当地华人为她捐了10多万美元,因为担心身体会出现什么状况,桑兰一直没有动用。至于收入,除了她在浙江省体操队的固定工资,另外就是靠担任记者、主持人、写书每月收入大约有万余元。桑兰也参加一些公益活动,有的根本没有报酬。而早在10年前,黄健就在深圳买下一套300多平方米的房子,如今房价翻了几番,每月租金就能收入1.5万元,此外黄健还在北京颐和园附近拥有一套房子,家族还留给他一套四合院,保守估计黄健的资产已经数千万元了。

  十分钟后,我听到楼道里有几个人的脚步声,我猜一定是桑兰。果然不假,她笑着走进了教室。因为坐在靠老师较近的位置,我没有招手示意,我真希望她是看到了我,而偏偏她让妈妈向着有太阳的地方一块空地儿走去,然后安定下来。

  后来,唐国忠转到了体工队的附属医院——体育医院。在体育医院的9年里,唐国忠可以说既有欢乐又有痛苦。在这9年里,唐国忠的生活和寻常的老百姓没有什么区别。不过,起先住在体育医院的四年时间里,唐国忠还是得到了护士们的专门照顾,送饭、倒水等等事情都不用唐国忠自己动手。伙食的标准也是和体工队的运动员一样,而且不需要自己出钱。但就在1968年的时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文革过程中,由于被打成“反革命”,唐国忠的伤残由工伤变成了私伤。虽然后来得到“平反”,但在这段非常时期中,唐国忠之前所享受的护士照顾待遇以及饭菜免费待遇全被取消掉了。在体育医院的之后五年里,无奈之下的唐国忠就用双手支撑一个四角木架来行动。为了减少来回折腾的次数,每天早上到食堂打饭时,唐国忠都要将一整天的饭菜都打好。中午、晚上就把早上打来的饭菜热一热再吃。从医院到食堂要下楼梯,要上坡要下坡,就这样唐国忠艰难地走过了难熬的五个春秋,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而他也没有因此发出过一声怨言,唐国忠用他那粗糙的双手支撑起他赖以行动的木架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钢铁般的意志和坚韧的精神。

  每每听到这样的称呼,我心中异常无奈。可是,只要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我也就欣然接受了。哎,谁让我和她比起来,就是一个“面包”呢! 据桑兰说,她给我起这些绰号,都是有一定的根据的。

  到了考试前,桑兰说她一点也装不进去了。“这和体操比赛前的感觉很不一样。比赛前,脑袋是一种“空”的状态,技术要领早就熟练于胸,什么都不想。可是这一回,我整个脑袋尽是各种各样的数字和符号,甚至感觉就要溢出来了”。

  谈起黄健,桑兰说:“我们现在是谁也离不开谁了,他说的话完全能代表我。”听说桑兰搬来了,黄健家所在的小区物业特意把草坪里里外外修剪了一遍。因为有黄健陪伴,桑兰真的很幸福。现在桑兰新书《勇不屈服》的出版准备工作正紧锣密鼓,还要参加全国青联大会,可谓忙得不可开交,有时候一天只能睡上3个小时,可是桑兰却很开心,她说:“很多事你觉得目标很遥远,可你努力做了,回过头来就会发现,自己已经迈出很大一步了。奇迹,或许就是这样产生的!”

  采访结束前,我请桑兰给《新民周刊》的读者写一句话,桑兰愉快地答应了,她习惯把自己的名字签成一只飞舞的蝴蝶。当桑兰坐得时间稍长,需要导尿时,黄健又轻轻地把桑兰抱了起来,桑兰紧紧搂着黄健的脖子,眼里闪烁着信任和幸福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