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北京市中央人民大会堂

电话:

邮箱:

行业新闻
我国科技体制改革主体架构已经确立
2018-06-06

  省委人才办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大学习、大调研、大抓落实”活动,全省人才工作系统更加增强做好人才工作的责任感和紧迫感,为进一步加快谋划一批最能补齐发展短板、最能激活潜在优势的人才举措打基础,为着力打造人才生态最优省份,助力高水平发展指明方向。

  省委人才办联合当地有关部门开出振兴“药方”:今年重点开展乡土人才集聚、非遗名匠传承、千村万贤回归、三产万商扶持等四大行动,补齐乡村振兴的人才短板。

  在人才储备方面,食尚陶陶居董事长尹江波也抛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企业是一个平台,适度的流动对企业发展是好事。留人则依靠企业的发展实力,企业首先要保证自身创造价值的能力,在高人力成本的情况下,也要保证企业挑选员工的主动权。

  △WorkTrans喔趣创始人兼CEO储峰、资深餐饮实战导师赖林萍、幸福餐饮集团一茶一坐副董事长林盛智、正新鸡排创始人陈传武、食尚陶陶居董事长尹江波、望湘园总经理刘慧、蒙自源餐饮集团创始人兼CEO李红伟(从左往右)

  ↑新华视点微博截图。【中方就中美经贸磋商发表声明】新华社北京6月3日电(记者于佳欣)6月2日至3日,...

  与西方发达国家不同,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有自身特点,就是我国在还没有完成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之时,就迎来了信息化。“四化同步”成为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时代背景。这既给我国发展数字经济带来巨大挑战,也带来了空前机遇。信息化使我国有可能用二三十年走完西方发达国家两三百年走完的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历程,数字经济在其中成为关键推动力。以零售业为例,美国经历了上百年工业化的高度整合后才产生了以沃尔玛为代表的高效的现代零售业。而我国则借助网络化信息化,在过去10多年里就形成了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产生了阿里巴巴、京东等巨型网络零售企业。

  然而,人才培养需要一定的周期,当地区之间、城乡之间的人才流动可能产生较大的不平衡时,这就需要国家层面实行引导。牛犁表示,一方面,要进一步加大中央层面转移支付的支持力度,提升失衡地区的保障水平,另一方面,要把存量的人力资源盘活,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其作用。

  随着科技的发展,量化基金开始大量雇佣数学、物理和计算机专业的人才,而非传统的商学院毕业生。但随着科技公司的发展壮大,所提供的薪资越来越有竞争力,而且工作环境也似乎更对科技人才的胃口。量化基金不得不另辟蹊径。

  数字人才不仅包括传统意义上的信息技术专业技能人才,还涵盖能够与信息技术专业技能互补协同、具有数字化素养的跨界人才。当前,大多数数字人才分布在传统的产品研发和运营领域,数字战略管理、深度分析、先进制造、数字营销等领域的数字人才总量还比较少。大力培养数字人才,需要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推进产学研深入跨界合作,构建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完善科技创新、成果转化和人才发展的体制机制,为创新人才的培育和发展营造良好氛围,让各类创新主体迸发出强劲活力。(作者陈煜波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互联网发展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此外,各地竞相吸引人才还可能会对乡村振兴、脱贫攻坚等国家战略的实施和推进产生不利影响,特别是发达地区及大城市开出的优厚条件,让一些省份特别是西部省份在吸引人才上处于不利状态,这都需要有关方面密切关注并积极应对。

  从人口到劳动力,从人力资源到人力资本,人才概念的演进,不断强化着“人才是第一资源”的科学论断。专家表示,对于当前各地竞相出台的招揽人才政策,要认真分析,加强研判,尊重客观规律,既要尽力而为,也要量力而行,真正让人才成为各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顾 阳)

  在杨伟国看来,当前国内人才竞争大多局限于横向竞争。但归根结底,政府还是要加大力度培养人才,只有有了更多的人才存量,才会有更多选择的可能性。

  数字经济是人类社会发展出的一种新经济形态,如今日益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在全球经济发展中占据着重要位置。不少国家和企业积极发展数字经济,全力抢占经济增长新高地。不同于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以土地、劳动力和资本作为关键生产要素,数字经济最鲜明的特点就是以数据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有效运用网络信息技术作为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和优化经济结构的核心驱动力。

  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激发创新人才活力。习总书记在讲话中特别指出,要“推出一系列科技体制改革重大举措,加强创新驱动系统能力整合,打通科技和经济社会发展通道,不断释放创新潜能,加速聚集创新要素,提升国家创新体系整体效能”。这些年来,通过大力推进科技体制改革,我国科技体制改革主体架构已经确立,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取得实质性突破。但,科技领域确实也存在着一些问题。总书记指出:当前,我国科技领域仍然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特别是同党的十九大提出的新任务新要求相比,我国科技在视野格局、创新能力、资源配置、体制政策等方面存在诸多不适应的地方。对于这些问题就需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创设良好的科技创新环境。以此,激发广大科技工作者的工作积极性,更好地推动科技创新。

  以信息化驱动现代化,加快建设数字中国,是贯彻落实习同志网络强国战略思想的重要举措。把握好数字经济发展机遇,需要我们充分利用我国得天独厚的数据资源,发挥好数据这个关键生产要素的作用,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化。与农业经济、工业经济时代生产端的规模效应不同,数字经济在需求端具有很强的规模效应,用户越多,产生的数据量越大越丰富,数据的潜在价值就越高。目前,我国互联网普及率超过全球平均水平,拥有世界上最大数量的网民,产生了海量的消费端和企业端用户数据。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市场和数据资源国家,这为我国数字经济继续深入发展提供了便利。当前,需要加快推动数字产业化,依靠信息技术创新驱动,不断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

  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获得了高速蓬勃发展。统计显示,2017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27.2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2.9%,数字经济规模已跃居世界第二。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取得重大进展,新的人工智能应用场景不断被开发和挖掘。数字经济与传统产业深度融合,成为引领我国经济发展的强劲动力。

  在储峰看来,在人力成本成为经营利润中最大杠杆的情况下,人力资源管理进入到了3.0阶段。在这个阶段内,劳动力的需求应该是可以清晰预见的,劳动力状态应该是动态且数字化的,工作的班次应当按照最小化的时间颗粒来安排,劳动力资源在企业内部应该是共享的。

  牢固确立人才引领发展的战略地位。在习总书记的讲话中,他多次提到“创新”,例如“健全国家创新体系”、“坚持创新是第一动力”等,但同时明确指出“科技史都证明创新驱动实质是人才驱动,强调人才是创新的第一资源,不断改善人才发展环境、激发人才创造活力”;“谁拥有了一流创新人才、拥有了一流科学家,谁就能在科技创新中占据优势。”要实现这一点,必须为创新人才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这既包括适当的物质条件,同样包括容忍“犯错”和“质疑”的精神条件。唯有这样才是真正符合科学发展要求的外部环境,才能实现真正的快速的科学进步和技术进步。

  6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率领中方团...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好的调研要善于“解剖麻雀”。位于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核心板块的未来科技城面积仅100多平方公里,却已累计引进3000余名海外高层次人才。在日益激烈的“人才争夺战”中,余杭区如何巩固好这片人才高地,是省委人才办调研组深思的问题。从初创公司到“独角兽”企业,从创业大街到人才公寓,调研组马不停蹄地走访十余家企业,倾听人才心声。不打折扣,不乱设门槛,提高人才政策落实度;发挥好市场在人才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以“最多跑一次”改革为契机,建立起常态化人才服务机制,营造优质的服务环境;加强对人才的政治吸纳和团结引领……一条条有“含金量”的建议被写进调研报告。

  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量化金融项目主任弗雷表示,顶尖高校的量化统计硕士,在一家美国的量化基金通常能拿到9万到12万美元的起薪,但如果是博士则可能达到20万美元。在英国,英仕曼的量化团队AHL就在牛津大学建立了量化金融学院。该学院并非为了招揽人才而设立,但确实起到了这样的作用。该学院在过去10年资助了超过70名博士生,其中一些已经在AHL团队就职。对于一些紧缺人才的公司来说,这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央视网消息:6月2日中午12点13分,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高分家族新成员,高分六号卫星成功发射升空,...

  今天,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数据这个关键生产要素可以发挥更大作用。以往,不少行业尤其是制造业主要是生产导向,聚焦企业生产的过程、规模与效率。如今,我们要充分利用数据资源,发挥数据这个关键生产要素的作用,从海量用户数据中洞察用户潜在的需求,引导企业从生产导向向市场导向转变,从经营产品向经营用户转变。这就要推动产业数字化,利用互联网新技术新应用对传统产业进行全方位、全角度、全链条的改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释放数字经济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

  发展数字经济的一个关键环节是大力培养数字人才,夯实创新型国家的人力资源基础。现在,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京东等互联网企业从消费、社交、出行、通信、支付等多个维度积累了海量用户数据,并开发出各种核心产品来推动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在日常消费、生活服务等领域的应用。需求端的数字化转型在行业内已经具备良好基础,正逐步实现跨行业、跨地区的发展融合。但供给端的数字化转型还处于起步阶段。特别是制造业、医疗等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仍有很大发展空间。如果说需求端的数字化转型主要依靠海量用户带来的数据红利,那么,供给端的数字化转型更加依赖人才驱动。培养具有数字化素养的数字人才是推进我国经济数字化转型、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战略基础。